斯诺克冠军排名榜2018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文苑撷英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苑撷英


关于车的遐想


汤海涵


列车在高速铁路上飞奔,我瞄了一眼车速显示:时速302公里。周围的旅客们有的在谈论着什么,有的闭目养神,有的玩着手机。高铁我已经多次乘坐,但过去大多是带着任务出差,而这次是?#33489;?#22806;出旅游,思想上少有的轻松。坐在车窗旁的我,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楼房、村庄、树林和田野,本想休息一会,可情不自禁地陷入了遐思,一些遥远的往事不知不觉显现于脑海中——关于车的。

我关于车的记忆起始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农村。那时我们看到的车辆最多的是独轮手推车,全部是由木头制成的,木头车身车把,两条木制的车腿是停车时支撑用的。车轮也是木头的,一推起来吱吱纽纽地响着,这是当时农村的主要用于短途运输的交通工具,后来改进了,车轮用钢制加橡胶轮胎。还有人拉或畜拉的地排车,俗名“平车?#20445;?#38271;途短途都可用。大量物资的运输主要靠牛拉的大车,也是木制车轮车轴,出奇的慢,吱吱声更响,经济条件好的生产大队才有马车。人们的交通主要靠两条腿,赶集上街,起早摸黑,即使是三二百里,也是夜伏昼行。

自行车在那时被叫做“脚踏车”或?#25226;?#36710;子?#20445;?#19968;个村也没几辆,公社干部下村时骑着。到了七十年代,城市非农业家庭才基本普及自行车。知名的自行车品牌有“永久”“凤凰”“飞鸽”“金鹿”等。年轻人结婚,女方提出重要条件往往是“三转一响?#20445;?#20854;中“三转”包括自行车。九十年代,小型摩托车开始进入家庭,然后是电动自行车。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37326;?#21040;枣庄北约三四十里的山沟里,交通十分不便,附近二十华里内连集市都没有,我又在枣庄城里的三中读书,父亲找了一?#29260;保?#20080;了一辆青岛产的大金鹿牌自行车,一百五十多块钱。这种自行车的特

点一是钢材十分粗壮,车把窄,货架大;二是刹车在脚上,一?#27807;?#23601;刹车,刹?#23186;?#23454;;三是飞轮与链轮?#26412;?#27604;小,上坡省力。特别适用于山区带重物骑行,在山东农村很受?#38431;?#26377;了自己的新自行车,十分喜爱,上学、上班、上街、访友都要靠它,它成了我最好的伙伴。当时年轻,从城里骑车几十里山路回家也不觉累。外出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擦自行车。为了保护,车架要?#30431;?#26009;带子缠绕包起来。那时的小伙子,修自行车是基本功,补车胎、换零件、紧幅条都要自己干,这是技术活,也是乐趣。这辆自行车陪伴了我二十年。

我第一次见到汽车是在学龄前。上面大干部(可能是专署的)来村里视察,乘坐吉普车,我们管它叫“小包车?#20445;?#25105;也是跟在后面追赶的孩子群中的一个。后来随父亲住到部队大?#28023;?#35265;到的汽车多了起来。当时的军车主要由三部分构成:战争年代缴获的美式车辆、从苏联东?#26041;?#21475;车辆和国产汽车。美式车辆有维利斯吉普、十轮大卡车(GMC);从苏联进口的的嘎斯吉普,七十年代和罗马尼亚关系转暖后又进口了该国的四轮驱动的喀尔巴阡;国产车有解?#25490;?#36733;重汽车和老式的?#26412;?#21513;普等。

过去出行相当不容易,尤其是远行。火车车次少,车速慢,设施差,相当拥挤,坐票难买。记得一次远行,拥挤到两只脚无法同时落地的程度,轮换着用一只脚站立了一天一夜。行李架上座席?#26053;?#37117;睡着人,有人上车从车窗往上爬。有经验的人提前准备好马扎,或带几张旧报纸,一上车就钻到别人的座席?#26053;?#36538;好。公共汽车也很少,城市到乡下的长途汽车一天也就是一到两班,还不一定能挤上去。如果上不了车,要么在车站候车室坐一夜,要么步行几十里山路才能到家。我所在的枣庄市的城市公交也只有三路,1路车从火车站到峄城,2路车从三角花园到薛城火车站,3路车从三角花园到陶庄。小汽车进入家庭是2000年以后的事了。这才十几年的光景,家?#23186;?#36710;已相当普及,道路不停地拓宽,?#26376;?#36275;不了需求。

2007,看到周围许多同事都买了车,自己?#37096;?#20102;驾照,买了一辆低?#21040;?#36710;。开着轿车的那种自豪感,只有坐过牛车、马车,推过独轮车,拉过地排车,长途跋涉地骑过自行车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出来。此时距离1974年买自行车,已经经历了三十多年,这正是国家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期间,交通工具的变化折射出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

有人说,现在的中国汽车市场,是一个汽车工业的万国博览会,果真其然,放眼路上,美系的、日系的、德系的、法系的、韩系的以及国产品牌汽车各式各样,目不暇接。据说汽车工业95%以上的知识产权和核心技术属于外国人,尤其是日本,核心技术一点也不卖给中国人。也就是说,自加入WTO以来,我国汽车市场全面对外开?#29275;?#29992;100%市场仅换来不到5%的技术,这很值得我们深思。开放国内市场没有错,前提应是有利于民族制造业的提升。

相比之下,我国高铁的发展更为健康。据说我国已经掌握了全部的核心技术,随着“一带一路”合作理念在世界上愈来愈深入人心,我国生产的高速列车伴随着先进的管理技术,已经驰骋在亚非欧大陆的广阔土地上。最近,时速350公里的复兴号列车已经投入运行了,而和谐号”380A新一代动车组已试验时速达到486.1公里,据说时速上千公里的超?#21363;?#28014;列车已在研制。高铁、普及的私家汽车,加上密如蛛网的高速公路和四通八达的飞机航班,人们出行再也不是难事了。

关于车的起源,在我国公认为是奚仲造车。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对“车部”作如下解?#20572;骸?#33286;轮之总名,夏后时奚仲所造。”《管子·形?#24179;狻?#20013;以奚仲造车为例来比喻国君治理国?#36965;骸?#22874;仲之为车器也,方圜曲直皆中规矩?#25104;?#25925;机旋相得,用之牢利,成器坚固。明主,犹奚仲也,?#28304;?#21160;作,皆中术数,?#25163;?#29702;相当,上下相亲。巧者,奚仲之所以为器也,主之所以为?#25105;病?#26027;削者,斤刀也。?#35797;唬骸?#22874;仲之巧非斫削也’”。《吕氏春秋·君守篇》中也以奚仲作比喻:“奚仲作车,苍颉作书,后稷作稼,皋陶作刑,昆吾作陶,夏鲧作城,此六人者,所作当矣,然而非主道也”。可见,奚仲造车早为定论。

《左传·定公元年》有记载:?#25226;?#20043;?#39318;?#22874;仲,?#21451;?#20197;为夏车正。奚仲迁于邳,仲虺?#21451;Γ?#20197;为汤左相。?#38381;舛位?#26159;说:奚仲是薛国的开国封君,居住在薛国,并担任过夏朝的车正官,后来迁到邳国,其后代仲?#39563;?#23621;住在薛国,曾担任商汤的左相。枣庄是奚仲的故乡,这是一个丰厚的文化资源。

我认为,车的发明源于劳动人民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大量的相关经验积累。奚仲在此基础上加以创造?#33489;?#25381;,造出了第一辆车,并实现了规模化生产。因为造车的关键技术是滚动的圆型车轮和在其中心部位的车轴,这样的结构在新石器时代已经出现,如距今8000年河南舞阳贾湖遗址出土的陶纺轮,是新石器时代纺织生产工具,有了这样的结构基础,发展成车轮是可以想像的。

记得有一次参与一伙年轻?#36895;?#26410;来的交通,有人说:

“将来的人们发明了飞碟,起飞灵便,?#25105;?#30528;?#20581;闭?#26174;然是个UFO爱好者。

“将来人们都将直升飞机‘穿’在身上,头上有旋翼,身背小型核电池,即轻便又灵活”。

还有一位说的更离奇:“未来根本不用火车飞机,不管多远距离,把运输的物质先分解成中微子,以波的形式传过去,再按原样组装起来?#20445;?#24341;起人们一片哄笑。

我想,他们的设想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细琢磨并非没有道理,既有科学知识基础又符合科学逻辑,像是科幻,然而,汽车、火车、飞机,哪一样不是古代人的幻想呢?我难以相像未来的交通方式,但有些是可以确定的:一是将来的生活工作方式将会改变,生活和工作将会高度统一,会减少许多不必要的出行;二是未来交通工具将使用完全清洁型能源,不会再有污染之虞;三是将会更加便捷、快速、舒适;四是平面交通逐步为立体交通所取代。这也是中国梦的一部分,交通现代化。

生活在这个时代是幸运的,我们的祖国由?#24230;?#36208;向强盛,我们的人民由贫穷走向富裕,我们每个人都为这个转变尽了力,我们还将继续奋斗下去。

时代的发展犹如这飞奔的高速列车,一日何止千里!

201884日星期六修稿


作者简介:

汤海涵,枣庄市政协原副主席、民盟枣庄市委原主委。

 




文章?#26469;?/a>

?#27663;?/td>
手机
?#26469;?#20869;容
验 证 码
斯诺克冠军排名榜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