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克冠军排名榜2018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盟员心语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盟员心语


君子当温润如玉

 

杨学芹



 

父亲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一位谦谦君子。随着岁月的流逝,晚年的父亲更加谦和、慈爱、宽容,像一块内敛含蓄、温润质朴的美玉,时刻滋养着我的心田。老人家由内而外散发出的高贵、博爱、无私的品格,让我无法企及,虽然父亲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

少年历尽磨难  勇挑家庭重担

父亲生于1930年代,因当时医疗条件的限制,前面的三个哥哥相继夭折。奶奶唯恐父亲也难以养大成人,便给父亲起个乳名叫“四拴?#20445;?#24847;及拴住跑不掉。在我祖父一辈,我家虽不是钟鼎之家,却也良田数亩,家境优?#20303;?#25105;爷爷熟读四书、双手能写梅花篆字。现在家里旧木箱里还存有爷爷留下来的被父亲反复?#20137;?#30340;线装版《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等古籍文本,可惜已经残缺不全。每每我捧起这些书,父亲带着花?#25285;?#19968;字一句读《三国》的情景就像发生在昨天,栩栩如生,父亲从未离我远去。据父亲讲,爷爷在写字的时候,如果有人想趁其不备拿掉爷爷手中的毛笔,那是万万不能的。毛笔在爷爷手里就像生了根一样,拔?#21450;?#19981;动。可见爷爷写字的功力有多深!

当时我们一个大家族分为:东院、中院、西院三个部分,我们这支被称为“中院”。中院里人口众多,财源丰厚。我的祖爷爷有妻妾?#22797;Γ?#22312;金乡县城还置有别院。每到冬闲时节,祖爷爷便带领一众人等,到县城里逛街听戏,好不惬意。现在我二叔家的嫂子住的堂楼(虽然还只剩一层)还保留着清朝时期的样子:青砖灰瓦,古朴端庄,和魁星公园周家堂楼相仿,也算是古建筑了吧。我?#20889;?#30340;童年记忆里,恍惚记?#26790;?#23376;里摆放有雕花镂空的深红色条几,还有大大的香炉。每年除夕条几上供奉着历代列祖列宗神牌灵位,供桌上摆列着各种各样的贡品。春节这天一大早,家族?#24515;?#32423;最长的长辈领着小辈们在香烟缭绕中逐一给先辈们磕头上香,拜年问好。那时的姑奶奶辈分的女人都裹着小脚,穿金戴银,走起路来?#25918;?#21486;当,婀娜多姿。爷爷因为古文深厚,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掌柜先生。可是到了父亲小时候,家道中落。爷爷常年生病,肩不能挑担,手不能提篮。为了给爷爷看病,家里的田地都“典当”给了别人,可?#20146;?#21518;也没有保住爷爷的命,四十多岁就故去了。十九岁的父亲从此挑起了生活的重担。父?#23376;?#26102;?#37319;?#36807;一段时间的私塾,每次先生考试,父亲的成绩总是数一数二。他和我的六叔(曾担任过河南省新乡市的组织部部长,现已去世)成绩比肩,不差上下。家庭变?#21097;?#29238;亲被迫辍学。父亲每?#21051;?#21450;这些往事,语气“不急不缓?#20445;?#34920;情淡淡的,看不出这些过往给他留下的伤痕。但据我揣测,他老人家心里也有许多说不出的酸甜苦辣吧。为了一家老小生计,父亲曾到东北工厂去讨生活。后来因爷爷病危,不得不急急返乡,但最终?#21442;?#33021;与爷爷见上最后一面。归家后的父亲长跪在爷爷坟前,叩头不止。那场面现在想起也是撕心裂肺……

?#24515;?#20048;善好施  和谐邻里

岁月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流失。?#24515;?#30340;父亲在集体合作社时期,因敢于担当,任劳任怨,被选为生产队长。父亲早出晚归,披星戴月,带领全队开展大生产。好处留给别人,困难留给自?#28023;?#20160;么事情都情愿吃亏。父亲最常用?#30446;?#22836;禅:“吃亏是福”。集体经济时代乡风淳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尽管大家吃不饱,可是放在地里的麦种,却没有一人去拿。?#20889;?#29238;亲值夜班,碰到偷红薯的,对方吓得想跪下叩头。父亲只是告诉他以后不要再偷了,如果被别人抓到,可是要批斗、游街,更有甚者一辈子娶不上?#22791;尽?#29238;亲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如果不是饿到撑不住,谁也不会干这事”。当时农闲时生产队放电影、唱大戏,电影放映员和唱戏演员的?#33489;埂?#20303;宿都是我家负责。那时大家刚吃上白面馍馍,谁家都不愿多几张口,来分吃自己家的伙?#22330;?#29238;亲总是让母亲好好?#23637;耍?#25226;饭菜做可口,把开水提前准备好。让演员们?#38498;?#21917;好。为?#22235;?#20146;还埋怨过父亲?#22797;巍?#29238;亲乐呵呵的说:?#20843;?#36824;没有用到别人的时候”。我在师范读书期间,父亲还专门安排我到兖州甜水井村去看看他的一位相交多年的好友——李守臣伯伯。李伯伯热情的接待了我,做了一大桌子菜。茶余饭后,伯伯对父亲的善良、诚实、乐善好施大加赞扬。说父亲是一位难得的好人。

父亲在教育子女方面从来都是言传身教。他总是讲?#30333;?#20154;要善良、谦让,让一让又掉不了几斤肉”。我只有一个姑姑,爷爷奶奶过世的早,父亲和姐姐相依为命。姑父在三十多岁就牺牲了,从此,姑姑带着两个表哥就长期住在娘家。父亲对两个表哥总是看的比我们姊妹?#29238;?#37117;重,呵护有加,唯恐他们受委屈。大表哥小时候去上学,父亲总是陪着他趟水过河送去学校。后来大表哥在部?#30001;?#24403;上了营长,最后从济南铁路?#20540;?#21153;工程段党委书记(副县级职务)退休;二表哥做到高级工程师也已退休。两个哥哥事业有成,父亲也算松了一口气,心里觉得对得起早逝的姑父。后来姑姑年岁大了,每年总要回我家住上一段时间。我还记得那时已经年迈的父亲,?#21051;?#26089;早的起床,给姑姑挑?#19979;?#28385;一缸的清水,让爱干净的姑姑吃用洗漱。姑姑脾气不好,有时心情不?#24120;?#24635;要对着父亲发一通脾气,有时还言语过激,涕泪相加。父亲总是默默的不做声,等姑姑发完脾气,像没事人一样,递?#38386;?#33080;?#21543;?#20960;句,看姑姑没事了,才出去办事。“有啥办法,亲姊妹,血浓于水,不朝我发脾气又朝谁发呢”。

父亲对于我们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尤其是我这个?#23433;?#20154;的老幺?#20445;?#37027;真真的是“掌上明珠”。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对我们姊妹?#29238;?#24635;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即使是气的忍无可忍,也是手掌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从没有真正打在身上过。记得有一?#25105;?#26159;仅有的一次,我因为学校离家远,不愿意去上学了,在家闹。父亲脱下鞋,高高举起在我身上拍了几下,我哭得惊天动地。邻居四奶奶对我?#25285;骸?#20320;?#32844;钟置?#25171;重你,别哭了,让你上学还不是为你好。”因为父母的坚持,我和哥哥才先后从师范院校毕?#25285;?#31471;上当时人人都羡慕的铁饭碗。比起同龄人的面朝黄土、背朝青天,我的生活不知要幸福多少倍……。这得感谢为了让我们读书,?#22812;?#21334;铁都愿意的父亲!

君子如玉,是孩子们?#30446;?#27169;和引路人。父亲当如是。

远亲不如近邻  积善之家必有余

父亲是个爱管闲事的人。每每村里?#20889;?#26550;吵嘴的,别人大多围在一起起哄、?#24904;饶幀?#29238;亲总是奋勇上前,劝劝这个、劝劝哪个。告诉大家要以和为贵。一次,?#20540;?#20004;个,为家庭琐事大打出手,还动了“?#19968;鎩薄?#22260;观的人都躲的远远地,唯恐伤到自己。父亲不顾自己的?#21442;#?#31449;在?#21483;值?#20043;间,大声斥责:“你们像什么话,‘打碎骨头连着筋’,一家人捅伤了谁,都不好过。?#26412;?#36807;父亲和邻居的?#30333;瑁值?#20457;才熄了火,一场骨肉相残的惨剧才没燃起。事后母亲后怕的说“如果刀子戳到你身上,伤?#22235;?#24590;么办?#20445;?#29238;亲说“那我也不能看着一家人拼命啊!”

父亲总?#25285;朴?#21892;报,恶有恶报。你看咱们这一大家子(二叔、三叔、和远在丰县工作的大叔)团结的多和睦。在我们村都羡慕咱们团结的好。虽然我不迷信因果报应,但心中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鬼不惊。因了父亲的教诲,我们?#32622;?#20116;人无论在工作中和同事相处,还是在生活中和邻居来往,都是抱着“和谐友善”的原则,与人相处。不争强好胜、不仗势欺人。孩子们在我们的言传身教下也都知书达理、谦让有加。

父亲是识字不多的农民,说不出多么深奥的道理,但他的一言一?#26143;?#31227;默化中给了我?#21069;?#26679;的力量。“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父亲是一位农民,是千千万万农民中的一员。他们的质朴、良善、豁达、通?#31119;?#38543;着历史长河的沁润,越发的散发出美玉的光华。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父亲确如是,我爱父亲!

又是一年父亲节,十四年的阴阳相隔,父亲您在那边还好吗?

自父亲离世的十四年里,我心里始终有一个心结?#23588;朴諢常?#37027;就是给父亲写篇文章,可是数次提笔,都是泪如泉涌,不能成?#23567;!?span lang="EN-US">

昨晚,我又做梦了。我梦见回家的水泥小路还是那样蜿?#36873;?#24736;长;门前的打谷场让勤劳的父亲整理的还是那样?#25945;埂?#20809;亮。打麦压场的石磙还在,高高的装氨水的水泥?#21482;?#22312;,几棵挺拔俊朗的白杨还在,树荫下父亲和邻居品茶对?#27169;?#36339;马、过河、吃卒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和蔼慈祥的父亲面容?#19979;?#26159;笑意:“闺女你回来了……”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23613;?#32440;短情长,再多的笔墨也无法描绘我对父亲的爱,愿您老天堂安好!良善如初!

  

——写于20186月的父亲节,父亲离世的第14年。

 

后记:文章刚刚辍笔,窗外雨声潇潇,父亲这是您老捎来的音?#24597;穡?#25105;又开始想您了!?#21834;?/span>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24515;悖?#27809;?#24515;?#21738;有我,假如你不曾养育我,给我温暖的生活……

泪如雨般滑落!

 



作者简介:

杨学芹,大学本科,注册价格鉴证师,现任金乡县物价局价格?#29616;?#20013;心副主任,民盟济宁市金乡支部副主委,金乡县第九、十、十一届政协委员。

 作者其他文章:

·         杨学芹:初夏即兴抒怀

·         杨学芹:?#21644;?/span>

·         杨学芹?#27827;?#35265;炊烟升起

 

 




文章?#26469;?/a>

邮箱
?#21482;?/td>
?#26469;?#20869;容
验 证 码
斯诺克冠军排名榜2018 皇马vs莱万特上半场 mg电子游戏开户送彩金 北京11选5任选一开奖规则 暗恋彩金 河南22选5开奖公告 鲁能伊蒂哈德 山东时时彩app 王者荣耀王昭君 丛林怒吼官网 四川快乐12最长遗漏